葵花药业实控人获刑11年-业绩增速持续走低 二代接班左右为难

葵花药业实控人获刑11年-业绩增速持续走低 二代接班左右为难
葵花药业实控人获刑11年!业绩增速持续走低 二代接班左右为难丨公司汇
  今年前三季度,其营收录得22.06亿元,同比下滑29.98%;归母净利润录得3.17亿元,同比下滑15.14%。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则进一步缩窄至2.91亿元

  《投资时报》研究员王子西
  12月11日,葵花药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葵花药业,002737.SZ)发布了公司实控人关彦斌案的二审结果。《投资时报》研究员注意到,二审法院维持了一审法院的判决结果——因犯故意杀人罪,关彦斌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同时公告显示,截至12月11日,关彦斌持有葵花药业5274.0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9.03%;关彦斌及其一致行动人葵花集团有限公司(下称葵花集团)、黑龙江金葵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有公司股份为3.42亿股,占总股本的58.55%。此即表明,关彦斌仍为该公司实控人,案件发生至今,葵花药业实控权没有发生变动。
  截至12月11日收盘,葵花药业报收于14.80元/股,较上一个交易日下降2.63%。不过12月14日,该公司股价有所回升,当日收于15.63元/股,总市值为91.28亿。
  随着二审判决结果出炉,由关彦斌一手创办的葵花药业将何去何从?
  《投资时报》研究员查阅该公司财务数据注意到,今年前三季度,其营收实现22.06亿元,同比下滑29.98%;归母净利润为3.17亿元,同比下滑15.14%。若以前三季度数据为分析基准,可以发现,这是该公司自2017年前三季度以来首次出现营收、归母净利双双下滑的状况。
  值得注意的是,自案件发生以来,该公司董监高成员发生多次变动,最近一次变化发生在2020年10月15日,任景尚和关彦玲分别辞去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同时,自2019年8月5日起至2020年9月30日,关彦斌共计减持股份1374.25万股,占总股本的2.35%。
  另外,值得关注的是,截至今年三季度末,葵花药业资产负债率和长期资本负债率分别为35.55%、18.47%,两者较案件发生前,即2018年三季度末分别上升7.81个百分点和7.2个百分点。而该公司控股股东葵花集团自2019年3月至2020年11月频繁将所持股份质押、解质押,质押用途为融资、偿还债务。
  目前,葵花药业的董事长为关玉秀,总经理由关一担任,两人均为关彦斌的女儿。关玉秀为1979年生人,关一为1982年生人,两人均不直接持有葵花药业股份。与其他掌舵“二代”所不同的是,关家两姐妹不仅要考虑如何提振公司业绩,还要尽快消除或减轻相关案件所带来的负面效应。
  葵花药业今年以来股价走势(单位:元)

  数据来源:wind
  实控人减持
  据公开资料显示,相关事件发生于2018年12月22日,时任葵花药业董事长关彦斌在其前妻张晓兰父母家中将张晓兰砍致重伤,后关彦斌被张晓兰家属拦下,又试图举刀自戕未果。2019年6月13日,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人民检察院以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提起公诉;2020年7月16日,黑龙江省大庆市让胡路区法院做出一审判决,判决关彦斌犯故意杀人罪,处有期徒刑11年。后关彦斌不服,提出上诉,二审维持原判。
  案件发生后不久,即2018年12月28日,关彦斌便向葵花药业董事会申请辞去董事长和总经理职务。截至辞职公告日,其持有公司股份6648.30万股,占总股本的11.38%。关彦斌辞职后,其女关一代为履行董事长职责。
  事实上,在关彦斌提出辞职后,其减持计划也如影随至。
  根据2019年7月12日、2020年4月7日发布的公告,葵花药业实控人关彦斌计划减持股数分别为1662.07万股、1464.51万股,分别占总股本的2.85%和2.51%,两次减持期分别为2019年8月5日至2020年1月13日、2020年4月30日至当年9月30日,减持原因均为履行其与前妻张晓兰离婚协议中的相关财产支付约定。
  而在减持期届满之时,其两次减持股数依次为790.258万股、583.995万股,合计减持1374.253万股。截至2020年10月10日,关彦斌合计持有5274.04万股葵花药业股票,占总股本的9.03%。其中880.51万股为无限售条件股份,4393.53万股为有限售条件股份。也就是说,关彦斌仍为该公司实际控制人,两次减持计划的实施并没有导致公司控制权发生变动。
  不得不提的是,案件发生后,葵花药业的管理层亦多现辞职。
  2019年3月4日、2020年1月3日、2020年7月8日,该公司公告称收到副总经理万允国、财务负责人张延辉、总经理助理佟宇的辞职报告,其中佟宇任职期间最短,只有两个月左右。
  据Wind数据显示,自2019年12月13日至2020年12月13日期间,该公司就出现4次董监高成员的变化,最近一次发生于2020年10月15日,任景尚和关彦玲分别辞去薪酬与考核委员会委员职务、提名委员会委员职务。
  业绩增速下滑
  公开资料显示,葵花药业核心竞争力在于儿童药,目前在销产品基本覆盖儿童常见病,并以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颗粒、小儿柴桂退热颗粒、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小葵花露等为代表细分儿药市场,领跑行业同类药品。
  从业绩方面来看,2017年至2019年,葵花药业营收依次实现38.55亿元、44.72亿元、43.71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14.61%、16.0%、-2.24%;对应各年度,其归母净利润依次为4.24亿元、5.63亿元和5.65亿元,同比增速分别为39.93%、32.85%、0.38%。上述数据来看,显然,2019年成为该公司业绩增长的拐点,不仅营收下滑,且归母净利润几乎与上年持平。
  时至2020年9月30日,该公司业绩仍然没有好转,今年前三季度其营收录得22.06亿元,同比下滑29.98%;归母净利润录得3.17亿元,同比下滑15.14%。如果剔除非经常性损益,其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则进一步缩窄至2.91亿元。
  若以前三季度数据为分析基准,不难发现,2017年前三季度至2019年前三季度,葵花药业的营收与归母净利同比增速均呈持续下降态势,营收同比增速由23.09%降至0.52%,归母净利同比增速则由100.43%降至8.07%。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前三季度,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为29.27%、32.07%、35.40%、35.55%;长期资本负债率依次为10.66%、11.09%、14.86%、18.47%。也就是说,自2017年至今年三季度末,其资产负债率与长期资本负债率均呈逐年上升态势,截至今年三季度末,两项财务指标较2017年末分别上升6.28个百分点、7.81个百分点,显示其或存在一定的偿债压力。
  另外,还需注意的是,自2019年3月至2020年11月,关于该公司控股股东股份质押、解除质押的公告多达20条左右,公告内容均为控股股东葵花集团将所持股份质押、解押,而质押用途为融资、偿还债务以及补充流动资金。
  截至2020年11月11日,葵花集团持股数量为2.65亿股,持股比例为45.41%,累计质押股数215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68%,对于控股股东频繁将股份质押给银行,外界对该公司的资金流动能力不无猜想。
  葵花药业近三年及一期营收及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情况

  数据来源:Wind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